手机上阅读

第四十七章 喵你大爷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【追书帮】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: www.zhuishubang.me

“原告,种族,嗯……狗头人,叫啦啦啦是吧,挺好记的啊。”审判长抬起头看了一眼原告,原本没见过总以为和狼人差不多,没想到一见,贼眉鼠眼,一脸狗气。

    “是的,法官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叫法官就行了,对了,你这头上的蜡烛能不能拿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拿走我的蜡烛……这是我们狗头人的习俗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法院这亮度还需要点蜡烛吗?你这……算了算了,小心点蜡油不要滴到地板上。”宋近桥叹了一口气,这些年来打官司的原告被告稀奇古怪,喜欢点蜡烛的还算好的。还有的原告pì gǔ长有坚硬鳞片,动不动就坐坏法院的凳子,仿佛魔钢腚一般,习惯就好习惯就好。

    这狗头人,比哥布林一般大一圈,智商也高了不少,略显狡诈,平日里喜欢在矿洞里挖挖东西,和矮人同样是生活在矿区的生物,特点就是喜欢头上点个蜡烛。

    如果你突然拿掉了他的蜡烛,他就会六神无主,惊慌失措,仿佛新八基丢了(O-O)←眼镜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么原告啦啦啦,诉被告奥菲利亚,健康权侵权一案,现在开庭。本案标的比较小,所以采用简易程序,由我一个人审理,原被告你们有要申请回避的不?”

    “不申请。”

    “不申请。”

    “史帕克,什么叫健康权?”妮丝蒂娜压低了嗓门悄悄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词语听着比较专业,其实就是人身的一部分受伤了,史帕克想了想解释道:“就是奥菲利亚拿开水烫了别人,还没烫死,要烫死就是生命权纠纷了,甚至可能涉及刑事要坐牢的。”

    法官打断了她们的窃窃私语:“咳……下面请原告陈述事实和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法官大人。事情是那样的,我一直听说这家店的蛋糕很好吃,就想去吃吃看,吃了味道确实不错,吃着总有股飘飘yù仙的感觉,就像电视里放的小叮当那样。“

    “你是想说小当家吧……”审判长纠正道,也不知道为什么,特别在意这个奇怪的点,总想起10多年前一次不美好的互联网集体记忆。

    这狗头人点头如捣蒜:“对对对,小当家,就是吃完后,有一种全身在发金光的感觉,特别的爽……当然,吃完后我就想让服务员帮忙加点水,谁知道她就把开水泼在了我身上!”这狗头人啦啦啦说完给法官看了眼他的背脊,上面涂满了膏yào,似乎烫的很严重。

    “哦哦哦……被告,是奥菲利亚……嗯?是那个奥菲利亚?”法官仔细的打量了下,毕竟之前和掏心案有关联的人,在占卜能不能成为证据上,昊天法院和轩辕其实各执一词,最终还是轩辕退却了,所以这名字多少还是听到过的:“没想到啊,你们还挺辛苦的,平日里还要去咖啡店兼职啊,这以后找份正经工作做,占卜这种是封建迷信活动整不了多少钱的,你们要信科学啊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那个矮子……”奥菲利亚刚想开口吐槽,你们法院丢了法官还靠封建迷信找到的呢,还没说出口就被法官打断了:“好了好了,你在这家咖啡店打工吗?”

    “谁打工了!!我那天就是和史帕克去吃个饭而已。”奥菲利亚抗辩道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史律师也在啊……史律师,我觉得你最近有种倾向,就是很多稀奇古怪的案子,你很容易在现场出现啊,其实我们法院内部很多时候都怀疑你有灾星的潜质啊,你要小心点啊……然后呢?你们吃了个饭?”

    史帕克一脸懵bī,这陈述事实和理由为什么会陈述到我身上?

    奥菲利亚继续说道:“是啊,我们一起去吃个下午茶,然后没有开水了,喊了半天没有服务员理我,我就自己去倒水了。谁知道,到了开水灶那边,这个狗头人就让我给他加开水!我看着这么像服务员吗?”

    审判长看了一眼这家店的名字:阿兹猫娘咖啡店,听着似乎里面就是有很多猫娘的样子。再看了一眼奥菲利亚,巧了,这不就是一只猫娘嘛!

    “嗯……也就是说,原告把你认错成了服务员,让你给他加开水。你觉得自己被认错了很生气,就把开水泼了上去?故意泼的……嗯?故意泼的?这个……你这个烫伤要是严重的话,是要判刑的啊,你清楚你在说什么不?”审判长宋近桥一下子紧张了起来,这民事案件中如果发现有犯罪事实,根据先刑后民原则,是要中止审理然后移jiāo轩辕的。

    奥菲利亚拍了下桌子,气势比审判长还足,真不愧是力压二哈的一家之主:“什么叫我泼开水上去的?他让我帮他加开水,我想想就顺手帮他一下呗,反正又没事。谁知道脚下打滑了,这水壶就飞了出去……我也不是故意的啊,我至于为了加个开水和狗头人一般见识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故意的就不是故意的嘛,我也就是问问,你那么凶做什么……”审判长宋近桥被气势吓住了,反倒是像个犯人一样,妮丝蒂娜见这态度大转变,不由的觉得好笑,噗的一下笑出来赶紧用力捂住嘴。

    这似笑非笑的样子,被审判长看到了,怒目而视,迁怒到隔壁身上:

    “史律师,你讲讲,你的意见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被告奥菲利亚,在这家阿兹猫娘咖啡店,被误认为是工作人员,进而帮客人添茶倒水,才发生了事故。所以我认为这适用民法典的无因管理。”

    所谓无因管理,解释起来太复杂,通俗的说,就是这事和你没关系,但是你为了避免别人损失,帮他做了事,干了活。然后呢,你可以要求对方适当付点管理费用,或者要求适当的补偿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原因,所以我们申请把这家店追加为第二被告。”

    审判长看了一下材料,如果确实是在店内发生的,申请店家作为第二被告也没错:“这第二被告,阿兹猫娘咖啡店的代理人……我刚才就一直想问,为什么会是一个男人……你叫阿兹是吗?”

    第二被告是一个男人,人类男子,看上去就非常有钱,穿着限量版DVA的T恤:“法官喵,我不叫阿兹喵,我也是有名有姓的啊?店名叫阿兹我就要叫阿兹的咯……喵,我姓孙,叫三峰喵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哦,第二被告你叫孙三峰喵……是吗?名字还挺长的啊,当时户籍科是怎么给你注册这个名叫三峰喵的??”

    “不是喵!我叫孙三喵,没有峰……不对,我叫孙三峰,没有喵……喵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……每句后面都要加个喵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你不信法官喵,我和朋友打赌输了,就这辈子都要说话后面都带喵的喵,然后说了十几年喵,我就改不掉了喵。”孙三峰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猫娘都不喵喵喵,你倒喵喵喵,算了算了,不计较了,那你这家阿兹猫娘咖啡店有没有猫娘服务员的?嗯……的喵?”似乎审判长觉得加个喵可以沟通的更加顺利。

    “没有猫娘服务员啊,我又要做老板又要端茶倒水的喵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涉嫌欺诈啊,怎么猫娘咖啡店没有猫娘的……你别和我说老婆饼里没老婆,我不吃这套的。”审判长似乎很生气,尤其是对猫娘咖啡店里没有猫娘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法官大人啊,我们不是猫娘咖啡店啊!”孙三峰急了眼,急的连喵都没加。

    审判长以为自己看错了,又拿起了材料看了一眼,反复确认了几遍:“你们店名,不是叫,阿兹猫娘咖啡娘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个店,叫阿兹猫~娘咖啡~~阿兹猫就是我们店里养的一只猫,娘咖啡,就是指这个咖啡像早上出门时,母亲泡的咖啡味道一样喵,让人回味无穷喵……这是一个日语用法,你的明白?明白喵?”孙三峰狡辩着,听着还是很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我的明白的干活,那你们店里确实是没有猫娘,别人把这个顾客奥菲利亚当猫娘服务员,你们按理也有过失的,适用无因管理,需要承担一部分赔偿责任的。你的明白?”

    被反将了一军的孙三峰显然也不想承担这个赔偿责任“这……谁让她帮忙倒开水了喵,我再怎么也不至于把开水泼别人头上吧喵,而且她胡说,她说她自己脚底打滑了,我们店里都是用的防滑砖,又不是玻化砖,怎么会滑到??她一定是故意的喵!”

    很多时候,一个侵权案件,过程往往是双方扯皮,看谁分摊的责任更多一点。

    史帕克这时反驳道:“这就不符合常理了,一般来说,如果要估计把开水倒别人头上,显然是提着壶泼效果更好,为什么要把壶也摔在地上,显然是滑倒了嘛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也合情合理,这故意倒水,泼水,想象下这个动作,就知道倒水一般是不至于把壶一起飞出去的。

    而连水带壶一起飞出去,确实是滑到的可能xìng更高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滑倒的可能xìng更高啊。你说她故意的,你还有什么其他证据不?”

    “有啊!因为她是猫娘啊!”孙三峰解释着

    “是哦。”法官这么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哦。”啦啦啦这么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哦。”史帕克这么说道。

    “喂,怎么连你都叛变了??我真的是滑倒的呀!!”奥菲利亚一把拽住史帕克领子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奥菲利亚,你们猫娘那平衡xìng,要说滑倒确实有古怪啊……”史帕克虽然很后悔说出了“是哦”。但事实上,猫娘是一种敏捷超高、柔润xìng强的物种,一般来说五六米高空掉下来,基本不会有事,要是被人撞了什么,也是瞬间可以恢复平衡,要说滑倒……只有一种可能:“所以说,当时奥菲利亚之所以会滑倒,就是地上有积水!这防滑砖再怎么防滑,有积水难免也会打滑!”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【追书帮】m.zhuishubang.me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