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十二章下一站,鬼谷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【追书帮】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: www.zhuishubang.me

后门。

    跨过门槛所见的,便已经是外界。

    是浮于“镜面”表象之上,能够为世人所触碰的稷下学宫外层后院。

    当然,从此出去之后,就不能再按原路返回,因为彼此之间并不双向连通,而是单向的。

    从此跨过。

    入目是一角庭院,四面围拢着半人高的白色围墙栅栏,阳光浸润如流水般映照着青葱的草木,周围更远之处,有滔滔大河流淌而过,哗然水声重叠如鼓点次第回dàng。

    前方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而在旁边——

    “太慢了!”

    苏聂刚刚走出门,耳边便响起了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侧过眸子。

    然后就看到两道身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穿着一袭白衣红裙,披散着黑色长发的少女。

    绝美精致的面容,朱唇微微抿紧,白色的衣衫勾勒着纤细的腰肢,不大不小的xiōng口随着走动轻微地晃动着。

    脚步一起一落带起裙摆飘摇,隐约勾勒出臀部浑圆饱满的曲线。

    她牵着一个看起来比她小一些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白金与鲜红红的长发垂落,

    映衬着精致稚嫩却没有丝毫波动的面容。

    深色的衣裙勾勒出微微起伏的xiōng部与同样纤细的腰肢,下身裙摆略微蓬松地向两侧分开,包裹着白色丝绸的小腿在其中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羽袖垂落,遮掩手指,只在顶端露出几根葱白如玉的指尖。

    像是精致绝lún的人偶一般。

    那是——

    芥雏子与农家神女赤鸢。

    她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芥雏子突然凑近苏聂,鼻子动了动,用力地闻了闻。

    “哼,还好没有多少那个恶心家伙的味道!”

    少女这么说着。

    ——身为仙灵的她很讨厌名为“犼”的生物。

    ——自然也不希望苏聂沾染上它的气息。

    毕竟这样……

    晚上偷偷抱着睡觉就不舒服了!

    然后少女就突然发现,自己这个动作,几乎是整个人贴近了苏聂。

    整个人几乎缩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苏聂轻声咳了咳,感受着突然撞进怀里的少女的róuruǎn娇躯与扑面而来的清香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挺想就这么抱住少女,但考虑到这里毕竟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,所以压抑住了那份意动。

    少女微微仰起了头。

    朱红的眼眸里倒映着他的模样,脸色瞬间一红,但……

    没有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而是更靠近了一点,不屑地哼了哼,甚至还往前蹭了蹭。

    xiōng口压着他的身体,微微变形。

    让苏聂更能够感受到那股róuruǎn与香味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这样就受不了了吧?真是没用——”

    虽然脸色很红,很害羞,但她似乎……并不打算服输?

    这丫头——

    苏聂眉头微微一挑。

    怎么总是喜欢在这种事情上纠结呢?

    他轻笑一声,然后缓缓地抬起了手,手掌缓缓地扶上少女纤细的腰肢,隔着白色的衣衫,缓缓地划过,向上捋起几丝褶皱。

    手指在隐约间,触碰到了下面腰间柔嫩白皙的皮肤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着腰间传来的温热,

    少女的脸色变得更加地红润了。

    朱唇微微张开,喘息着,微微眯起的眼眸,像是带着几分意动。

    但下一秒,

    听到了苏聂的话语,她像是才突然想到这里是什么地方,而且意识到了还有旁观者,稍微挣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聂也就顺势放开了。

    芥雏子后退了两步,理了理褶皱的衣衫,深吸了口气,让自己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女孩注视着这一幕,歪了歪头,异色双瞳满是迷茫。

    然后——

    “该怎么处理她?”

    苏聂问。

    “带走。”

    冷静下来之后的芥雏子显得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看样子……

    她似乎不会想要放手了。

    当然,苏聂很清楚,

    她会这么执着,倒也并不是因为她有多么喜欢这个女孩。

    只是作为仙灵的她,厌恶看到与自己类似的存在,因为人类而失去属于自身的“天xìng”!

    苏聂突然有些头疼,再怎么说,这位也是农家的神女……

    只是,

    一直以来,芥雏子帮了苏聂很多,这是她第一次提出想要什么。

    他也很难拒绝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纠结无用,苏聂走上前去,想了想,伸出手,揉了揉这个女孩的脑袋。

    白金与红色的发丝在掌心之间划过。

    触感冰凉,却又带着几分róuruǎn,如同水流在掌心划过、dàng漾开来一般。

    先确认一下她的反应——

    无论如何,都不能强行拐走不是吗?

    女孩看着他。

    精致的面容满是不解,眼睛却又不自觉微微眯起……

    这或许是第一次,有人对她做出这种动作吧?

    农家神女赤鸢,

    一直被当成“神圣”对待——

    从来没有人敢对她做出这么亲昵的动作。

    确实没有排斥,没有回绝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苏聂的心中也微微一定,他抬起了眸子:“那就带走吧!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这一幕……芥雏子的心中蓦然浮现出了些许的不满。

    她撇过头,哼了哼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——”

    故意拉长了声音。

    苏聂收回手,当然知道少女在想些什么,于是转过手,又揉了揉芥雏子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脸色微微一红,龇了龇牙,但还是眯起了眼睛,刚刚的不满也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怎么有种……逗猫的错觉?

    苏聂突然有些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赤鸢神女,他倒也没有多少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毕竟不过十三四岁。

    虽然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小,但在苏聂的固有认知里,却也只是一个小女孩。

    带走的话……

    就全当养一个女儿吧!

    “留一封书信吧!”

    苏聂看向了芥雏子,道。

    ——告诉他们,你们的神女……我带走了!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等到墨家巨子等人推门而出的时候,苏聂与芥雏子已经带着赤鸢神女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在原地——

    “荀……荀夫子?”

    他们愣了愣。

    只见阳光映照着的庭院之中,站立着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。

    一个老人。

    头戴高冠,身披古袍,颌下三缕长须飘飘,一派古朴厚重、儒雅端正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的姓是荀,名况,字卿。

    荀卿。

    ——荀子。

    但与其他的“子”不同。

    其他的“子”,只是继承先代而来。

    而他,则是这个时代,最后一位自立学派、完善儒家学术基盘,在儒家之中立下“天人论”一系的宗师。

    同时也是稷下学宫之首,担任着祭酒之位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虽然他已经隐退修行界多年,只专注于研究学问知识,但仍然没有人敢对他不敬。

    而此刻,

    这位大宗师,正站在庭院中,背负着左手,另一只手,则捏着一张书信。

    在听到墨家巨子等人的声音的时候,荀夫子侧过眸子,看了过来,然后……将手中的书信,丢给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道。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

    墨家巨子看着上面的书信,内容自然不必多说,其中所书写的,毫无疑问,是有关于苏聂带走赤鸢神女的留言。

    他迟疑了一会儿,询问道:“夫子为何不阻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阻拦?”

    夫子摸了摸自己的胡须,笑了笑:

    “我看赤鸢那小丫头,对于那位剑圣可不点都不排斥——明明连对老朽都一直很冷漠,却对他露出了那种表情,真是怪事!”

    老人说着,像是若有所思般,微微顿了顿,道:“但无论如何,接下来,稷下学宫将不复存在,让她随之离开也好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赤鸢之鸟,就该飞往更高之处——我们已经囚禁她太久、太久了!”

    他抬眸,微微眯起的眼眸,倒映着碧蓝的天空,未了,又说:

    “至于学宫解体的事仪——就jiāo给老夫来主持,老夫虽然已经不理会修行界多年,但修为姑且还算过得去!”

    “等忙完这次事情,我也该离开,去到处走一走了——”

    见到这位这么说,在场的众人都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开始,

    荀子是真正的大前辈,年纪已经超过百岁。

    哪怕是黄石公,在辈分上,也不如他。

    更别说,

    他的修为,早已经隐约超过了界限,主持稷下学宫解体的事仪,完全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“荀夫子,冒昧请问,他们……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墨家巨子深吸了口气,再次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听他们说——”

    荀子捋了捋胡须,迎风而立。

    有话音自口中响起。

    苏聂最后离开的时候,他“刚好”到来,所以也“刚好”听见了他们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他说:

    “他们要前往昔日,纵横家祖师,鬼谷子所居住的……鬼谷之地!”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【追书帮】m.zhuishubang.me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