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十七章.魅影重重,一触即溃(三更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【追书帮】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: www.zhuishubang.me

林天禄神情微怔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,这李府上或有狰狞鬼魂肆,且在院外就隐约听得铿锵剑鸣,只觉其中定然发生激烈jiāo锋。

    但刚推门入内,就有一luǒ女只着丝缕轻纱站在院前,这怪异画面搞得他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而且这妖娆站姿,是想让推门之人大方当一回苗人凤?

    ...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的到来自然也引来了注意。

    “——前辈!”

    华舒雅眼角瞥见,赶忙大喊出声:“这李府上多人遭这恶鬼所害!”

    但一股yīn气化作风浪猛地袭来,顿时将她强行震退,直至踉跄几步后,不禁杵剑半跪在地,一阵喘息。

    经过几番鏖战,她虽勉强保住自身,但内力已是消耗殆尽。

    “华姑娘当真多嘴,竟说出这种煞风景的话,徒增误会那可不美。”

    狐媚女子轻笑着收回右手,回身看向走进院内的林天禄。

    “林夫子,我认得你。近些时日,似靠那所谓浩然正气诛杀了邪灵,在长岭县内备受瞩目,更得不少县民推崇称赞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,这些称赞不过虚名浮云。”

    “但门外家仆阻拦,林夫子却不闻不顾擅闯李府,是否太过失礼了些?”

    “那两名家仆早已死去多时,只靠yīn气催动。在下可不愿跟两位死者多做jiāo流。”

    瞥了眼背后自动关上的院门,林天禄拱了拱手:“不过姑娘还是先将衣服穿上,这实在有伤风化。”

    狐媚女子眯起弯月般的双眸,狭促一笑,却是后撩如瀑秀发,更显xìng感地扭动起婀娜身姿。

    “林夫子想瞧就尽管瞧吧。我可不是那故作矜持的小女子,如此完美的娇躯,若束缚在布料之中,岂不可惜?”

    林天禄失笑道:“姑娘之言倒有几分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——”狐媚女子莫名笑道:“当初先生奋不顾身地踏入火海,与那邪灵异鬼相争,倒是令我得以顺利脱身离去。先生于我来说,或许还算半个救命恩人呢。”

    林天禄略感意外。

    当时那布庄邪灵嘴里碎碎念的‘家伙’,原来正是眼前这女鬼?

    “当真凑巧。”林天禄好奇道:“不过,你明知晓那布庄邪灵被我灭杀,如今却这般坦然地站在我面前,难道你不怕死?”

    “我与那邪灵可不能混作一谈。”

    狐媚女子摇了摇头:“他是男子,而我是女子,这便截然不同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不禁轻tiǎn红唇,脸上泛起丝丝媚意:“先生大能,我自是知晓,我也不曾妄图能伤到先生。但先生久读诗书、鲜少出入风月场所,却不知女子武器有时并非刀qiāng斧钺,而是那绕指纤柔、柔情似水。”

    “像先生这般丰神俊朗的美男子,我当初第一眼瞧见就有些心驰神往。如今与先生再度相会,更是芳心颤颤,只觉如坠情海。”

    言语间,这狐媚女子迈着xìng感妖娆的步伐,轻纱摇曳,白皙如玉般的dòngtǐ在月色下似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纤指拂过,就连那最后一缕遮挡也随风飘走,通体泛起如桃花般的诱人春色,轻唤呢喃道:“先生,此时此景这般明艳动人,夜风微凉,不妨让我们寻一处安静之地,好好火热缠绵一番。

    抛下那繁琐世俗,享受那登仙极乐,与我一同共赴云间可否?”

    四周泛起如烟般的暧昧气息,隐现撩人媚香,渗于晚风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远处的华舒雅似觉察到一丝古怪,面色微变,正想大喊,但诡异yīn风却拂过身躯,令她浑身一僵,同时耳畔剑风呼啸,黑发少女狠辣追击,她只能步伐踉跄地尽力闪躲。

    “呵呵~”

    狐媚女子悄然收回目光,眸中笑意更盛。

    “我名萧兰竹,先生可得牢记在心。待会儿耳鬓厮磨时可别喊错了名儿。”萧兰竹媚笑连连,一举一动更是撩人惹火,似故意展现着自身魅力,那修长玉腿高挑勾动,恍若起舞般绕身而行,直至悄然来到了林天禄背后,笑吟吟地踮着脚尖俯身贴上来:

    “先生,让我好好瞧瞧你的——”

    嘭!!

    拳影一闪,萧兰竹当即遭受重击,凌空横飞,一头撞进后方围墙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看着半截身体嵌进墙壁里的狐媚女子,林天禄收回了硬实拳头。

    “幸好此世无女拳存在,要不然,我怕是要被乱拳打死。”

    他暗自感叹两声,随手掸了掸身上衣物。

    四周旖旎淡粉的环境蓦然溃散,连同那倒垂着双腿乱颤的狐媚女子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yīn风四起、化作足以冻彻心扉的秋夜han风,似在耳边尖啸嚎哭。

    林天禄侧头望去,在不远处见到了另一位萧兰竹——

    不如说,此女才是真身所在。

    而刚才的,大概只是用某种手段造出的分身。

    “——怎会如此!?”

    萧兰竹见此异变,面露丝丝惊怒之色:“为何你不受影响?!”

    “姑娘这身段确实柔美。但我已瞧过不少美艳更胜于你之人,自不会露出不堪丑态。”林天禄笑了笑:“况且姑娘你这点魅惑之术,当真寡淡如水,无甚新意可言。”

    只在面前赤身扭来扭去的,还没前世那些涩图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毕竟,所谓朦胧诱人之美,有时反而更具吸引力,可不是脱得越多就越吸引人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...”

    萧兰竹面色变得极为yīn沉,狠辣目光猛地扫向远处的华舒雅:“就是这女子吗?你觉得我比不上这等凡人?!”

    “你与她,云泥之别。”

    林天禄笑着走上前。

    萧兰竹见状当即恨声道:“那我就夺了她的生气和面皮,让她也成为我的一部分。而你...就老实待在这里,亲眼看这女人被抽筋扒皮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当即掐动印诀,四周yīn风震dàng,刹那间幻化出数十道半虚半实的身影,几乎将这偌大庭院都站的满当。

    而这些风姿各异的美人或媚笑娇吟、又或耳语呢喃、sāo首弄姿,那宛若幻境般的旖旎气息也再度飘散,几乎将整座李府笼罩。

    锵——!

    剑鸣轻吟,那黑发少女自妖艳人群中飘然而至,似是提剑暗中偷袭。

    林天禄却是悄然闭上双眼,头也不回地抬指夹住了剑刃,手腕一转,少女手中长剑顿时崩碎zhà裂。

    在黑发少女惊愕之际顺势一指点出,那扎根在她体内的所有yīn气,刹那间被全部轰出体外!

    “呃——?!”

    黑发少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眼神似恢复了些许清明。

    但望见四周眼花缭乱的妖异春色,当即强忍全身痛楚嘶声道:“快、快逃!”

    “呵呵~你们休想从这里逃出去!”

    不少漂浮在四周的‘萧兰竹’皆面露诡笑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林天禄一巴掌抽向环绕漂浮的重重魅影,仿佛击中了某物。

    旋即,萧兰竹从魅影中踉跄退出,秀发凌乱,满脸呆滞地捂着残留掌印的面庞: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“看来,姑娘这yīn术破绽不小。”

    林天禄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萧兰竹闻言神情一沉,暗中再掐动印诀,身影一阵模糊。

    四周又浮现出大量魅影来回jiāo错盘旋,如今更是色气尽显,一幅幅活春宫图在身侧齐齐展现,娇吟喘息缭绕不休。

    林天禄却是充耳不闻,稍稍辨了辨方向,然后屈指一弹。

    ——啪!

    萧兰竹又一次被强行震了出来,已然是满脸惊愕:

    “这、这...我的yīn术怎会被你识破?!”

    她咬紧牙关,不信邪般再度施展yīn术,层层鬼影弥漫四溢,张牙舞爪尖啸不断。

    林天禄只是从怀里掏了本随身诗册出来,卷成棍状,快步上前。

    然后抡起书棍直接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萧兰竹惊骇无比地尖叫一声,捂着额头连连后退:“不可能!我怎么可能会——”

    “yīn术是么?”

    林天禄反手一砸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色诱术是么?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还想勾引男人是么?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你、你这厮...够了啊!”

    被一次次砸出原型的萧兰竹似是忍无可忍,当即怒吼,周身yīn气bào发,张开双臂咆哮道:“为什么你能一遍一遍找到我的真身?!我的yīn术明明——”

    “天衣无缝?”

    林天禄似是嘲弄道:“你还是多留心脸上的皮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——”

    “欺害民女,屠戮李府,你一身罪孽可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林天禄的神色逐渐肃穆。

    即便无需睁开双目,细微感知已然散开,构筑成玄奇画卷。

    这女鬼周身缠绕着道道血红丝线,连接着在四周飞舞的一张张‘画皮’,而这些诱人虚影赫然都是被她所害的可怜女子,皆被拘于皮ròu中痛哭悲鸣,甚是可怜。

    这番香艳春宫,落入他的眼中却是悲恸伤景,令人扼腕。

    “羞辱之举,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
    林天禄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萧兰竹双唇颤抖,随即面容陡然变得狰狞万分。

    ——如今底牌全失,只能兵行险招!

    她那柔韧身段猛地压低,双足一踏,骤然bào发出匪夷所思的恐怖速度,在院内划出一抹苍白残影,五指勾起猩红血芒奋力划来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但那足以碎金裂石的五指利爪,却在距离xiōng膛不过几寸距离便生生停滞。

    林天禄面无表情地攥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萧兰竹已是骇然失色,心知退无可退,急忙颤声道:“林夫子!您不知我生前艰辛苦痛,这李府上下皆欺压于我,那李裕更是对我百般折辱。我并非真心要害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番话,你又能否对那些被你害死的无辜女子当面说上一遍?”

    “她们的痛哭与悲号,你又可曾听见?!”

    林天禄颠了颠手中书卷,淡漠冷笑:“书中自有颜如玉,你还是到书里好好找你的美人皮吧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!先生且慢!”萧兰竹面色大骇,连连软语求饶:“贱妾我会为您当牛做马,端茶送水当个婢女,哪怕是做那——”

    林天禄猛地挥落书卷。

    咚——!

    一声闷响,萧兰竹当场被砸的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刹那间,大量灰气从其破碎身躯中涌出,同时还有一张张人皮散落在地,隐隐浮现出那些村镇fù女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们似是强忍悲怆哀伤,死死咬紧朱唇,含泪朝林天禄遥遥鞠躬。

    最终,这些女子在无言中化作一缕淡雅清风,汇入至清幽夜色。

    .

    .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【追书帮】m.zhuishubang.me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