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848.第848章 番外(终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【追书帮】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: www.zhuishubang.me

我坐在靠窗的桌子上,看着窗外的大雪,忽然就想起了泰敌雄,如果真的有yīn曹地府的话,泰敌雄说不定正在哪个地狱受苦呢。我们这辈子杀了太多人,总有一天要还的,泰敌雄只是早一步解脱了而已。

    就在我想起泰敌雄给我写的那首诗时,客栈里忽然进来一个人,我乍一看还以为泰敌雄复活了,仔细打量之后发现那人并不是泰敌雄,只是侧脸很像泰敌雄罢了。他比泰敌雄多了几分霸气,留着胡须,眼神冰冷。

    他受伤了,而是还是很严重的伤。或许在别人看来,他是个正常人,可是在一个杀手眼中,即使他受了轻伤,我也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他给店小二付银子的时候,整个手都在微微发颤,额头上冒着细细的汗珠,像是强忍着疼痛。正当他喝酒的时,客栈外忽然传来一句呐喊,“贺兰羽,你以为你能逃出将军的追捕么?”

    随后一群人便冲了进来,将他团团围住,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,贺兰羽。贺兰羽苦笑了一声,将一壶酒一饮而尽,随后说道,“将军?他不过是个畜生罢了,动手吧。”随后紧闭双目,正襟危坐的等待死去。

    贺兰羽闭上眼睛的时候像极了泰敌雄,就在其中一人拔剑刺向贺兰羽的时候,我用手中的酒杯击落了那人刺出去的剑。那人回头下还是不要chā手的好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拔剑而出,而后又收剑而坐,那人便身首异处了,其余人互相看了看之后,便连忙散去。

    贺兰羽朝我走了过来说道,“多谢英雄出手相助。”我对贺兰羽说,“我不是英雄,你可以叫我三爷。”

    贺兰羽大吃一惊的说道,“姑娘?!”

    我救贺兰羽只是因为他长的像泰敌雄而已,事实上他有很多地方都很像泰敌雄。比如泰敌雄从来不叫我三爷,只叫我汤圆。而贺兰羽也从不叫我三爷,总是叫我汤姑娘。

    泰敌雄的武功相对于普通的江湖人物来讲,算是高手,而贺兰羽的功夫也不弱。泰敌雄喜欢谈论历史,贺兰羽也喜欢谈论历史……有时候我觉得贺兰羽就是泰敌雄,泰敌雄就是贺兰羽,或许泰敌雄有个双胞胎哥哥,只是他一直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我救下贺兰羽时,他受的伤已经很重了,普通的yào店治不了他的伤,我只好找了一辆马车,带着贺兰羽去冷月山庄。

    以前听曹荆说过,冷月山庄庄主冷炎,xìng格古怪,想救人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会救人,不想救人的时候,即便是把冷炎杀了他也不会救。当然冷炎是基本上杀不死的,传言只有白葬天能打得过他。而白葬天又杀了冷炎的儿子,导致了白念琳与秦世清在冷月山庄一战,冷炎带走了所有冷月山庄的人,没有对白念琳伸出援手。

    不过冷月山庄庄主现在不是冷炎了,是冷炎的女儿,冷蝶。其实带着贺兰羽去冷月山庄疗伤,我只是想去碰一碰运气,也许冷蝶和冷炎xìng格一样古怪呢?又或许冷蝶最近刚找了个新欢,心情大好,碰巧就把贺兰羽给救了,这种事谁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去冷月山庄的路上,贺兰羽偶尔和我说上几句话,我有一句每一句的应着他,贺兰羽说,“你是不是不敢跟男人说话啊。”我钻进马车内,朝他额头用力打了一拳,随后他便安安静静的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运气这种东西很奇怪,有时候我们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并不抱多大希望,反而却成功了。就像治疗贺兰羽一样,我本来没抱多大的希望。白念琳的出现,让我忽然觉得,有时候运气就是这么好。

    和白念琳在一起的还有一名男子,温文尔雅,模样俊俏,白念琳说那是他的未婚夫,林随风。

    以前我总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善恶循环,因果报应的说法,如果有我杀了那么多人怎么还没有得到报应?

    但是白念琳今天救了贺兰羽却让我明白了,因果报应是存在的。白念琳说,那次我没有杀她,证明我不是个坏人,既然不是坏人,那救的自然也不是坏人了。

    白念琳是个单纯的姑娘,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。

    我以为白念琳会问我秦小凡到底是怎么死的,结果她什么都没问,后来我把真想告诉她时,她说,人都死了再追究这些有什么用呢?是啊,人都死了,再追究这些有什么用呢,活着的人总得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贺兰羽在冷月山庄的日子里,冷炎并不在此。冷蝶说她爷爷知道白葬天杀了自己的孙子以后,整个人变的更古怪了,偶尔回趟冷月山庄,其余时间也不知到哪里云游去了。

    冷蝶有只貂儿,雪白雪白的很是可爱,有一次贺兰羽冲着冷蝶的貂儿扮鬼脸,结果被貂儿挠了一下,我不知怎么的突然就笑了起来。贺兰羽说,“你笑起来蛮好看的。”我立刻就收敛了笑容,冷冰冰的不再说话。笑,对于杀手来说是多余的奢侈品。

    贺兰羽的身份很简单,朝廷大将军的护卫。这个大将军在朝廷内可谓赫赫有名,贺兰霸。但是由于常年驻扎在外地,所以很少有人见过他,即使是我也没有见过这个贺兰霸长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贺兰羽说,贺兰霸修炼了一种邪功,靠吸食人的精气提升功力,不管男女老少,只要是个人,贺兰霸都不会放过。因此,在贺兰羽知道贺兰霸滥杀无辜时,选择离开了贺兰霸。

    贺兰霸对与贺兰羽的离开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说了句,“你知道的太多了。”此后贺兰羽便开始了亡命天涯的生活。一直到碰见了我,才算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贺兰羽对我说,”不知道为什么?在你面前我总觉得很安静,一种内心上的安静,虽然你是个杀手,或许正是因为你是杀手,而且武功比我高,所以我才会有这种安静,类似于安全感的安静。”

    贺兰羽说这些话的时候,让我想起了泰敌雄,泰敌雄说只要跟我在一起,就会感觉很愉快,一种内心上的愉快。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感情吧。

    时间总是在慢慢地流失,我和贺兰羽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。我们一起登过巍峨壮丽的泰山,一起走过荒无人烟的沙漠,一起策马奔腾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,一起在月光下喝得酩酊大醉……

    同贺兰羽在一起的日子里,总是无忧无虑的,贺兰羽对我说过很意味深长的一句话,“等到风景都看透,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。”

    我不解的问,“看风景看得不就是细水长流么?”,贺兰羽只是笑笑,没有回答我。直到后来,我才明白贺兰羽的意思,世界上的风景是看不完的,总有一天你会只想安静的在一个地方呆着,过那种小桥流水人家的生活,这就叫细水长流。

    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天下动乱,民不聊生,打破了我和贺兰羽平静的生活。白念琳劫法场,又一次名震天下。

    贺兰霸趁乱之时,率军攻打金陵,意图谋反。朱棣为了镇压叛乱,调集大队人马与贺兰霸进行决战。从此,战争开始了,百姓们流离失所,无家可归。

    我想起曹荆说过,如果天下大乱了,就让我去追随白念琳。我和贺兰羽去昆仑山时,白念琳已经怀孕四个月了,小腹微微隆起,看起来一脸的慈祥。我觉得,是不是所有女人都一样,一旦身为人母,就会变得慈祥。

    战争一直打了四年,贺兰霸从金陵退到了雁门关。朝廷攻打雁门关损失惨重,于是向江湖各派发出邀请,共同剿灭叛乱。

    白念琳在林静四岁时,带着葬门众多弟子去了雁门关。

    白念琳对我说,“如果我没有回来,帮我照顾好静儿。”我本来打算一同前去雁门关,白念琳执意不肯,她说,如果我去了,谁来照顾静儿。她说,天下大乱的起因,是她父亲白葬天,所以她有责任去结束这一切。

    四岁的林静看着白念琳远去的背影,不停的哭喊,“娘……娘……”。我于心不忍,便将林静打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林静的模样,我忽然就想起很多年很多年以前,我去长白山刺杀白葬天时,看到的白念琳的模样,不染尘埃般的娴静美好,超脱凡尘般的端庄秀丽。

    (所有的yīn谋都是荷兰霸策划的,目的就是为了让江湖乱起来,他好趁机谋反。秦小凡在要被问斩时候,白念琳带着葬门的人去劫法场,陷入包围。秦小凡为了就白念琳,被万箭穿心而死。

    柒无心最后和白念琳的丈夫林随风决一死战,双双毙命。后来白念琳利用寻龙点xué的秘籍,找到了岳飞的墓,在墓里面盗出来武穆遗书,帮助朝廷打退了贺兰霸,整件事情就是这样。)

    那一年,桃花盛开,十里飘香。

    那一年,十里荷塘,十里月光。

    那一年,伊人尚小,豆蔻童装。

    那一年,女扮男装,混入学堂。

    那一年,白发先生,三尺讲堂。

    那一年,秦小凡装,坑娃很胖。

    那一年,柒族三女,贺兰霜霜。

    那一年,挥镰收获,风吹麦浪。

    那一年,初识江湖,长白山迷茫。

    那一年,太极馒头,酒楼飘香。

    那一年,微风和煦,溪水流淌。

    那一年,雪漫长白山,病入大膏肓。

    那一年,饮血四大碗,身体渐安康。

    那一年,学武练气始,闻鸡起舞忙。

    那一年,柒家两兄弟,无心无道强。

    那一年,昆仑五行子,爷爷断臂伤。

    那一年,葬门重现时,鸡鸣大逃亡。

    那一年,小凡渐远去,玩伴尽散场。

    那一年,马车回首远,爷爷身影茫。

    那一年,踏上武林路,孤身离家乡。

    那一年,大雪纷飞落满山,独望苍穹忆旧颜。

    那一年,伊人画眉初妆淡,三年之内展笑难。

    那一年,伤疤平添故人脸,秦小凡改名唤子詹。

    那一年,秦小凡风华眉间,旧玩伴把酒言欢。

    那一年,遥想当年方恨远,无心之死意外传。

    那一年,极乐谷银装铺遍,清师姐陪同下山。

    那一年,比武招亲惹纷乱,葬门门徒墨无衍。

    那一年,无邪擂台女作男,司马救人巧结缘。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【追书帮】m.zhuishubang.me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