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847.第847章 番外(26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【追书帮】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: www.zhuishubang.me

泰敌雄曾经给我写过一首诗,“貌白腹黑出凡尘,通体透香似佳人。曾入江湖翻巨浪,一代汤圆成杀神!”我问泰敌雄你这写的是我么?我怎么感觉你写的是汤圆呢?泰敌雄眯缝着小眼睛得意地说道,“你不就是汤圆么!”

    我踹了泰敌雄一脚说道,”以后叫我三爷!”这首诗成为我生命中第一首别人为我作的诗,同时也是最后一首。

    在泰敌雄死了以后,我时常会想起这首诗,它成了我唯一能够想起泰敌雄的东西。后来我像曹荆说的那样跟随了白念琳,我对白念琳说,等我死后希望她能把这首诗刻在我的墓碑上。

    白念琳听后笑的很温柔,说道,“我不会让你死的,你还要给静儿当师父呢?”那时白念琳已经有了女儿,名字叫林静。

    泰敌雄死的那天我记得很清楚,魂门的秦世清找到曹荆要求曹荆派出此刻前往冷月山庄剿灭魔教,曹荆说,“朝廷不是给了你三万军队?还要刺客作什么?”于是拒绝了秦世清的请求。

    秦世清愤愤地走后,无根门的叛乱便发生了。除了我和泰敌雄,其余八名统领在柒无心的带领下绑架了曹荆。

    柒无心问曹荆,“为什么当年要抓我回来?”曹荆说一切都是定数。柒无心叹了口气说道,“你知道么,你毁了我的一生。你明白爱一个人却不能和那个人在一起是什么感觉么?”

    于是柒无心便杀了曹荆,一间贯穿了曹荆的喉咙。柒无心说他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我很想笑,一个太监怎么会爱上别人。可是当泰敌雄为我而死的时候,我相信了,原来爱情是一种很复杂的情感,不管你是不是太监。

    大统领端木幽在曹荆死后,拥护柒无心为无根门门主,原因很简单,柒无心的武功在所有统领之上。泰敌雄是唯一一个反对柒无心当门主的人,他说要论武功我应该成为无根门门主。这句话引起了柒无心的愤怒,柒无心对我说,“打一架,赢了我,你便是门主。”

    两个高手之间的决斗,胜负往往在一瞬间,我擅长暗杀,柒无心也擅长暗杀。我学了葵花宝典,柒无心同样也学了葵花宝典。

    用剑术对决了两百招之后,我终于落败,被柒无心一掌打在心口,顿时吐血。柒无心在胜利之后,下了杀意,拔剑朝我刺来。泰敌雄这时挡下了柒无心,只不过只挡了一招而已,泰敌雄便被柒无心的剑刺穿了心脏。

    泰敌雄倒下的时候,我过去保住了他,问他为什么要挡下这一剑。泰敌雄说,“你还记得小时候金陵城外的破庙么?从那时我就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泰敌雄说完便死了。泰敌雄的死改变了我对情感的看法,曹荆说,这个世界上是没有情感的,有的只有生或者死。而泰敌雄的死动摇了我对这种看法的坚信不疑。直到很久很久以后,在白念琳有生命危险的时候,我也像泰敌雄保护我一样,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白念琳。

    柒无心在杀了泰敌雄之后,问我,“你是要留在无根门,还是要离开,自己选择。”我奇怪的是柒无心为什么不杀我,后来端木幽告诉我,柒无心这个人心里有问题,做事全凭个人喜好,有一阵没一阵的。

    可是哪一个太监心理上会没有问题呢?最后我选择了留在无根门。曹荆说过,如果天下大乱了,再让我去追随白念琳,可现在天下还没有乱,白念琳还没有成为葬门教主。

    柒无心当上门主以后,我才知道,原来他在魂门当弟子的时候,给公主当过一段侍卫。

    柒无心和公主年龄相仿,两人没事的时候总会聊上两句,如此一来二去竟产生了情感。可是曹荆把柒无心给阉了,一段本应该缠绵悱恻的感情就此终了。

    柒无心成为太监之后更加的接近公主了,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两个已经不可能在一起的人还会继续互相喜欢,有时候感情的确是天下间最难理解的东西。

    白葬天的死是曹荆告诉我的,他说白葬天死的时候我不太相信,一个武功那么高强的人怎么会死呢?曹荆说白葬天死为了两个女人死了。一个是他爱的人,另一个是他女儿。这个时候我才知道,当时去长白山见到的那个小姑娘便是白葬天的女儿,白念琳。

    事情的经过复杂而又简单,白念琳的母亲以为白葬天杀了自己的女儿,于是怀恨在心,对白葬天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但是白葬天又深爱白念琳的母亲,所以当白母用剑刺向白葬天时,白葬天连躲都没有躲,之后饮恨自杀了,一代英雄就此落幕。

    白葬天的死在江湖上有很多种说法,有人说是白葬天的弟弟白葬云杀了白葬天,有人说是白念琳的母亲砍掉了白葬天的胳膊,白葬天自杀了,也有说白葬天其实没死,白葬天的死只是一种假象,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假象……

    不过传言总归是传言,因为所有的事情只有葬门的人和单天冥知道,而单天冥又是个jiān邪之徒,谁知道到他的话有多少是真的呢?

    白葬天死后,并没有引起江湖上多大的动乱。我以为曾经名震江湖的人物一旦死了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,可是白葬天的死什么也没引起。引起江湖门派争斗的是白葬天留下的东西,葬魂玉和《寻龙点xué》。

    曹荆说人死如灯灭,不管你活着的时候多英雄,死了就是死了,不是人人都像诸葛亮一样,死了还能用个假人吓吓司马懿。

    白念琳名震江湖的时候,曹荆已经死了。冷月山庄一战,白念琳砍下了秦世清的脑袋,被朝廷通缉。

    其实秦世清只是朝廷的走狗而已,死了便了死了,朝廷也不会多家追究。可是柒无心向皇上说,葬门谋反,于是白念琳就被通缉了。

    我问柒无心为什么这样做?柒无心说,“如果你小的时候有一群很好的玩伴,突然有一天他们知道了你变成一个不正常的人了,他们还会把你当成玩伴么?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柒无心的话,在无根门训练过的人,心xìng早已经扭曲的不为人知了。

    柒无心将秦小凡关了起来,我问他既然你担心他们会嘲笑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们?柒无心说,“我下不去手,你去告诉端木幽,如果有人来劫狱,格杀勿论,事情办的漂亮点。”

    王坑娃是第一个来劫狱的,他几乎杀尽了所有看守天牢的士兵。就在带着王坑娃要逃出去的时候,碰到了端木幽。

    王坑娃就是在这个时候被害死的,秦小凡用七煞宝刀砍向端木幽的时候,端木幽抓住了王坑娃,秦小凡的刀就顺理成章的砍进了秦小凡的身体。

    王坑娃死的时候,秦小凡呆呆的愣在那里,眼神涣散,他原来可以趁机逃跑,但是他并没有逃。

    王坑娃的尸体被挂在了城门外,身体上chā着秦小凡的七煞宝刀。端木幽将秦小凡杀了王坑娃的消息散布了出去,而知道真相的除了端木幽和秦小凡本人之外,还有我和柒无心。

    王坑娃的尸体挂在金陵城外第二天的时候,白念琳便带着葬门的人来了。那天是我第二次见到白念琳,不过却是第一次和白念琳jiāo手。白念琳穿着白色的长裙,身上披着黑色长袍,身材很好,说她有倾国倾城之貌一点儿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葬门的人杀了看守王坑娃尸体的士兵,准备将王坑娃的尸体带走时,我出现拦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白念琳很生气地看着我问道,“王坑娃谁杀的?”我没有说话,我忽然觉得女人如果长得好看,就连生气的样子也会很好看。

    我对白念琳说,“你能接我三招,我就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端木幽在一旁说道,“三爷,你可别忘了门主的jiāo代。”我对端木幽说道,“门主是门主,我是我,怎么?你想拦我?”端木幽没有说话,在无根门除了柒无心之外,武功最高的就是我了。

    我想看看身为白葬天的女儿武功怎么样,这是一种情结,白葬天死了,打败白葬天成为了遗憾,那就只好从他女儿身上弥补这种遗憾。

    我拔剑朝白念琳刺了过去,白念琳很敏捷的躲开。第一招第二招白念琳都接了下来,第三招的时候,我的剑已经横到白念琳的脖颈处,我没有砍下去,我对白念琳说道,“你走吧,凭你现在想救秦小凡,几乎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白念琳问道,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爷。”

    柒无心知道我放走白念琳的时候没有说什么,他说其实他也想和白葬天比试一下,白葬天是一个神话,神话到只要是个高手都想要去挑战一下,可是神话也有陨落的时候。

    柒无心说,“白念琳放了就放了吧,她的武功再怎么厉害也不会超过白葬天的,对我不是威胁。”

    柒无心受伤的时候,我离开了无根门,他在追杀白念琳的路上碰到了造化老人,被造化老人打成重伤。柒无心回来的时候对我说,“我要闭关一段时间,无根门就先jiāo给你打理吧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柒无心说道,“我要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”柒无心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面无表情,我原本以为他应该生气的,很生气很生气,甚至会和我打上一架,可是他就这么的平静说出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离开无根门,离开江湖,我累了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柒无心没有拦我,他说江湖是离不开的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我离开的时候只带了一把剑,这是从小到大陪伴我时间最久的东西。一件东西一旦用久了就会产生情感,哪怕是一把剑。

    离开前我去曹荆的墓前看了看,曹荆这个人虽然心机深重,但是其实并不坏。好人和坏人不是那么轻易的就能看出来的,这是曹荆告诉我的。他对我说过,就像项羽和刘邦一样,你说他们两个谁好谁坏呢?

    项羽被困乌江的时候,无颜见江东父老,选择了英雄般的死法,自刎。可是项羽却一夜之间杀了二十万的秦军。

    刘邦看起来平定了天下,可是项羽在绑架刘邦父亲时,刘邦说,咱俩是弟兄,你把我父亲煮了别忘了分我一碗汤喝。所以说很多事情不能凭自己的看法来判断好于坏,也不能通过一件事情来判断一个人的好与坏。

    曹荆这番话对我的人生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,后来白念琳死的时候我才明白曹荆这番话的真正含义,事情或许没有绝对的对与错,但是人总是分好人和坏人的,白念琳就是一个好人。

    我看着曹荆的墓碑突然间很伤感,墓碑上面简简单单的竖了四个字,“曹荆之墓。”曹荆是我埋葬的,我本来想写上“亡父曹荆”,可是却怎么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虽然曹荆没有给过我父亲的感情,却给我了活下去的机会。如果不是曹荆,或许我会那些那些其他难民一样,在天han地冻中,慢慢地被饿死。

    我只是在曹荆的墓前站了很久,并没有跪拜,杀手应该是无情的吧,曹荆,你把我教成了杀手,可你却想不到有一天我站在你的墓前,连想哭的心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从曹荆墓前离开时,老天配合的下起了雪。鹅毛般的大雪,簌簌地往下落,不一会儿的功夫,整个地面都白了。我抖了抖身上雪,朝金陵城外走去。

    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时,雪下的更大了,偶尔能看到一两条狗在街道里追来赶去,跑过之后便留下一串小小的爪印,不过顷刻间又被大雪覆盖。

    我蒙着面纱带着斗笠,走在雪地里,踩在雪地上时,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。路过一家客栈时,我忽然想进去喝点酒,不是用来驱han,只是忽然想喝而已,对于杀手来讲,是不避han暑的。

    客栈里冷冷清清地坐了四个人,尽是些商客。店小二见我进来,连忙过来招呼,“客观,您吃饭还是住店?”我掏出一盯银子扔给小二说道,“来壶酒。”小二眉开眼笑的接过银子,唯唯诺诺的说道,“贵客稍等。”便跑去打酒了。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【追书帮】m.zhuishubang.me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